水無月_伶

不知为何别样喜欢写题。
存了不少三十题十五题的,当然是写不完啦!
吃米英和all英,吃博晴和all晴。
当然原著电影游戏都吃的。
博晴他们真是太可爱啦!!(打call)
偶尔会捏粘土和做MMD。
萌文野文炼,喜欢二三次元的太宰先生。cp吃宰受√
作家的话非常喜欢乙一!
好好的重温了一下弹丸一代,疯狂喜欢上了石丸清多夏w
清碳超可爱啊啊啊啊啊!!
疯狂给清碳打call!
百度贴吧ID:小可爱I小姐
有手工客,很少用。

一方忽然失去能力(晴明篇)(上)

*揉了揉手游和原著?总之这样吧。
*OOC属于我!
*开头努力仿了仿原著文风,后来就放飞自我了
*突然发现自己特别喜欢写雪景是怎么回事
*题目源自一个三十题

早晨的阳光还不算充足,昨晚降下的薄薄积雪铺满了整个京都。

源博雅,是位血统尊贵的武士。

此时他身披水干,足登鹿皮的靴子,左腰上挂着长刀,手中提着装满三轮酒的酒瓶,向土御门小路走去。

没有乘坐牛车,也没有带着随从。

就这么徒步走了过去。

博雅常常会做出一般殿上人不应有的行为。

准备经过一条戾桥时,博雅忽然想到了什么,自言自语似的说了句「不知道晴明在不在家」。

安倍晴明的宅邸的围墙是唐式的,屋顶使用的砖瓦总会使人联想到寺院。

这次门没有自动打开。

博雅有些意外的挠了挠头,于是推门而入。

「晴明?」博雅对着熟悉的院子喊了声。

晴明的庭院杂草丛生,长势旺盛的都是各种叫不上名字的野草。被薄雪覆盖的野草有些怏怏的,等着天气赶紧放晴。

晴明半倚在窄廊的柱子上,一只腿伸直,另一只腿立起,脚掌舒适的贴在廊上。右手端着一碟清酒,手臂随意的搭在膝盖上,正看着院子,略略的将碟子抵在朱唇旁边。

安倍晴明,是一位阴阳师。

皮肤白皙得近乎透明。

丹凤眼。

双唇上如同涂了胭脂一般。

唇边总是浮现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见到博雅来了,才回过神似的。凤眼向他瞧了一眼,简单的回了句「博雅,你来了」便没有了下文。

博雅也不恼,如同在自己家里一般,自然的在盘边放下了酒,在晴明对面坐了下来。

两人之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但这沉默并不会显得尴尬。

反而两人享受这样的沉默。

博雅朝着晴明一直看着的地方望去,似乎想知道他正在想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后。

「唔.....感觉有点奇怪啊,晴明。」

一直等着博雅开口的晴明听到这句话僵了一瞬,随后唇边扬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说是微笑,倒不如说只能勉强扯起了嘴角的幅度。

「博雅又有什么感慨了吗?」

「不是....我只是从刚刚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博雅认真的想了想。

「对啦,今天没有看到你的式。」

式,即式神,亦可被称为识神。是一种凡人看不见的精灵。阴阳师能够施法使这些精灵化为式神,并操纵他们,只不过操纵的精灵程度不一,或下等或上等,完全取决于阴阳师的能力。

「哦?怎么?博雅想念它们啦?」

放下酒杯,晴明唰的一声打开搁在腿边的折扇,略略的遮住了女子般的红唇,调笑道。

「想试试吗?」

「试什么?」

「如果博雅喜欢它们的话,今晚我让它们化作女子,潜入你的房间......」

「晴明!」博雅连忙叫停了自己的友人,「别开玩笑了!」

「呵呵。」晴明愉快的笑了,凤眼弯起,红红的嘴唇微微张开。

「也别笑了!」博雅装作生气的样子。

晴明似乎应了一声,闭上了红唇。然后博雅听见扇子唰的一声张开,晴明以扇子掩面,只露出凤眼,看似正经,然而白色狩衣下抖动的双肩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晴明!!」

「哈哈哈。」

像是控制不住似的,晴明突然更加夸张的笑了出来。

「算了......你想笑就笑吧。」

博雅撇嘴,像此时院子里的草木一般焉了下去。

「抱歉啦,博雅。」

「一点诚意都没有。」

「对不起嘛,博雅君。别生气了。」

「没有生气。」

晴明知道他心中还是像小孩子似的不愉快,于是亲自走进了屋内,取了什么东西回来。

「喂,晴明?」

看到晴明走进屋去,不知为什么突然担心晴明是不想与他交谈了,博雅连忙出声。

「唔。」

晴明应了声,重新走到自己常坐的廊柱前,将手上拿着的酒具递给博雅。

然后往里斟满了博雅带来的三轮酒。

「这种事情,交给蜜虫和蜜夜她们不就好了嘛。」

「可我惹博雅不开心了呀。」

「看到你进屋时,我的不愉快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唔,博雅的意思是不想看到我出现?」

「不是!没有这回事!」

「呵呵。博雅真是个好汉子呀。」

「晴明,你又取笑我。」

「是夸奖。」

「唔。」

博雅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勉强认同了这个夸奖。

「对了,晴明。」

「圣上最近身体不适,像是得了风寒。」

「去找宫中的太医不就行了嘛。」

「找过了,但是服药却不见好。圣上说近期总是梦见一些奇怪的生人,觉得似乎与这有关,想唤你去看看。」

「这种事应该去寻阴阳寮的阴阳师呀。」

「晴明,这么说得你好像不是阴阳寮的阴阳师一般。」

「唔、唔。」

总是太久不去阴阳寮,竟然突然间忘了这一茬。晴明别过脸去,想装作没有说过这话的样子。

两人间又沉默了。

「抱歉博雅,我还是不能去。」

半响,晴明又开口说。

「可是,圣上点名了让你去。」

「博雅,明天上朝时,你去上报给那男人说我无法胜任,让那男人去找播磨国的鼠牛法师。」

「晴明,不要称圣上为那男人!」

如果让其他人听见了就不好了。博雅担心着。

「现在我们待在我的庭院里呢,没事的。」

「我很担心你在除我以外的人面前也这样称呼圣上啊。」

「安心啦,博雅。」

「唉。话说回来,为什么你无法帮圣上啊?」

这种事你应该很轻松就能解决了呀。

博雅的表情中透露着这样的信息。

「唔。」

晴明忽然理了理衣物,略坐正了些。

「博雅,这也是一种咒呀。」

「别拿咒糊弄我,这次我可不上当。」

博雅看上去一副要刨根问底的架势。

可这件事不能轻易的说出来呀。

晴明有些苦恼了。

思量了片刻,再三斟酌。

博雅是可以信任的人。

那还是告诉他吧。

「博雅,你能保证不说给其他人听吗?」

「当然啦,只要你不让我说,就算被妖鬼缠上,我也不会说的。」

「.......」

这好汉子。

晴明有些想笑,弯了弯凤眼,又忍住了。

「博雅,现在的我,无法使用方术。」

「无法使用方术?」

博雅瞪大了眼睛,十分惊讶的看着他。

「暂时无法运用方术。所以自然也就帮不了那男人了。」

像是说着与自己无关的话,晴明语气很平淡。

「.....啊!难怪今天没有看到你的式。」

博雅恍然大悟。

怪不得明明在一条戾桥时说了自己要来,晴明看到自己还有些意外的样子。怪不得今天不管是蜜虫、蜜夜、绫女还是吞天,都没有见到。

「....喂,晴明。你可千万别把这件事告诉了其他人呀。」

明明是自己先警告他的,怎么反过来提醒自己了。

晴明暗自发笑。

「现在你可没法自保,万一被那些讨厌你的人找到了怎么办。」

忽然有些失神的垂下了头,轻轻的说了句。

「我再也不想像上次在天岩户那样,再次失去你了。」

「博雅,你可真是个......」

「好汉子。是吧?晴明,我真的很担心你。」

「唔。」

见自己想说的话被接去了,晴明略张开了一点扇骨,折扇抵着下颚。

「晴明,你会失去方术多久?」

「可能是两三天,可能是一两个星期。」

听到不是永久性的回答,博雅松了口气。

他也实在想象不出,那个骄傲的人失去了自豪的能力的样子。

但是,为什么晴明会突然没了方术?

「可能是道满大人最近无事可做,想要捉弄下我吧。」

像是看出博雅想着什么,晴明说道。

「这也太......」

太任性了吧?

「不是什么大事。」

「只要我不离开自己的邸府,便什么事也没有了。」

晴明的宅邸坐位于土御门小路以北、西洞院大路以东的方位上。

若从处于大内中心的紫宸殿来看,则为东北面,即艮(丑寅)的方位。

艮的方位,也就是鬼门。

能镇住鬼门的邸府,自然也能保住失去了方术的晴明。

看着晴明轻描淡写的样子,博雅仍是放松不下来。

他有点苦恼着,忽然又想到了什么。

「晴明,你稍微等我片刻。我回一趟宅邸。」

博雅再次回到晴明的庭院中时,手上附着露出指头与部分肌肤的手套,而手中则握着一把大弓。

弓身整体是黑色的,周边有类似于护甲的黄色部件,接近尾部两边装饰着红色,最中间的一段为了方便手握则什么装饰也没有。

博雅单手提着弓时,莫名多了一种逼人的气势。这与平时喝酒聊天的他又感觉不一样了。

「唔.....这是?」

尽管暂时用不了方术,但对灵力的感知仍然是有着的。

晴明从弓身上感受到一股张扬肆意着,十分充沛的干净的力量。

这弓上有着豹灵。似乎是传承下来的,但总沉睡着。似乎除了第一代与二代外,使用的人一直没有激发过。

但现在有一股微弱的力量正在引诱着它,豹灵正在等着一个时机,等待着使用者激发它真正的力量。

「嗯,似乎是前人传下来的。」

博雅回忆着。

「在我刚开始练弓箭的时候用的还不是这个弓,后来在偶然的打扫中注意到了它,我碰到它时感觉莫名其妙的很顺手,便一直使用了。」

「唔,这弓上蕴含着灵力。」

「哎?」

「博雅好好使用它,说不定能比我强大呢。」

「晴明,你又开我玩笑了.....」

「连对博雅的招数都不好用了,真是伤脑筋呀。」

「等等,那你就是承认了开过我很多次玩笑咯?」

「唔,算是吧。」

「这算什么回答啊......」

调侃归调侃,正事却还是要说的。

「晴明,我与母亲交代了,这段日子里就在你的宅邸里暂时定居下了。」

「可我还没清客房呢。」

「待会清吧。先听我说,晴明。」

「唔。」

「我源博雅,将会守在安倍晴明旁边,保护你的平安。」

「你真是一条好汉子.......」

忽然院子里闪过一个巨大的黑影,一个全身漆黑的虎站在了窄廊前面,虎的尾巴分为两根,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直衣的人坐在虎背上。

博雅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自己应该警戒起来,于是一只手搭在弓弦上,另一只手握紧了弓,随时准备防御。

「哎呀,我是不是打扰了什么?」

噗的一下,巨大的猛兽变成了一只有着两根尾巴的黑色小猫,迅速窜到了它主人的肩上,像真正的幼猫一样蹭了蹭他的手。

「保宪大人?」

晴明的师兄怎么来了?

不怎么熟悉他的博雅有些尴尬,忙收回了戒备的姿势,有些拘束的站在了一旁。

来人正是贺茂保宪,那只黑色的双尾猫是猫又,保宪为它取名为沙门。

「听说,晴明你最近遇到了些麻烦?」

难道这件事已经被传出去了??

博雅忽然感到脑袋发蒙,一时间想的全是如何救助晴明。

晴明注意到了他不安的情绪,暗暗的扯了扯他的衣角,示意他冷静一点。

「是从芦屋道满大人那里听来的吧?」

「是的。」

哦,是这样啊。

紧张得就要跳出来的心又放松了下来。

「道满大人说了什么吗?」

「没有。他说'这种事情还是吾人亲自交代才更有意思'。」

保宪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然后压着声音模仿着芦屋道满的腔调。

晴明几乎可以想象那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是怎样的神情了。

「真是难办呢。」

「反正现在博雅大人可是会一刻不离的守在你身边保护着你啦。不用担心那么多嘛。」

被提到的博雅忽然有些不自在,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喔,对了,这个交于你。」

保宪单手递过来一块弯勾状的玉石,从中穿过一条细绳,恰好能够挂在脖颈上。

「有什么需要我的,就用这勾玉来呼唤我吧。」

逗弄着肩上的幼猫的同时,保宪补充着。

「是时候正视自己的心了呀,晴明。」

留下意义不明的一句话,保宪说了声告辞,又携带着猫又回去了。

博雅也是不太懂晴明这个忽然出现又离开的师兄,只知道好像不用过度担心晴明了。

晴明望着保宪离去的背影,抿了抿唇。

评论(2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