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伶-tsukirei-

吃米英和all英,吃博晴和all晴。
当然博晴是原著电影游戏都吃的x
偶尔会捏粘土和做MMD。
萌文野文炼,喜欢二三次元的太宰先生。cp吃宰受√
作家的话非常喜欢乙一!
好好的重温了一下弹丸一代动画,疯狂喜欢上了石丸清多夏w 并看完了一代实况,自己动手开游戏攻略掉了石丸菌,打完了弹丸2,正在补绝对绝望少女和弹丸3原创动画与部分v3才能育成计划中石丸菌出场的部分w
清碳超可爱啊啊啊啊啊!!
疯狂给清碳打call!
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入PSV上1+2代带爱校模式的游戏本体!
我永远喜欢石丸清多夏.jpg

顺便:
我永远喜欢亚瑟柯克兰.jpg
我永远喜欢安倍晴明.jpg
我永远喜欢太宰治.jpg
我永远喜欢磷叶石.jpg

哔哩哔哩ID与lofter同名。
百度贴吧ID:小可爱I小姐
有手工客,很少用。

诡异十题(第5题)

#我真觉得题和内容完全无关....#

#前三题


5.漫过门缝的鲜血


入夜,博雅将长弓放在寝具的一旁。

尽管十分疲惫,但他仍尽量保证自己入睡时是浅眠的状态。

上次与晴明说了他梦中的所见,但晴明又忽然提醒他,他没有与晴明去除过那个妖女。

那就是说,从他到晴明家那一开始,他就在做着梦?

可那一点也不现实。不对,现在无论什么都没有真实感。

也许他抱住的晴明也是假的?或许,这个庭院他就踏入的不对?

可这晴明没有消失或突然变妖鬼怎么着,他只是尽力安慰着博雅。这不是假的。

于是他确信了,这是他真的、最重要的、生死挚交的友人。

亦是父母以外唯一心心念念的牵挂。

可能这种感情不只是单纯的友情,但对源博雅来说,这没差。

他只要知道自己一切与晴明在一起的时间都是最美好时光就够了。

中间那层纸窗,两人无言而默契,谁也不去戳破。

安倍晴明说,源博雅大概是遇见了「靥」。

「靥」是一种近乎虚无缥缈的妖,并没有实体,说是鬼也不为过。它诞自人心,只要情绪中带有一丝负面的意味,它便会潜入。比起杀戮、愤怒等负面情绪,它更加眷顾迷茫、疑惑。所谓〖人心生暗鬼〗便是指这了。

「靥」喜好与人〖开玩笑〗。它可能对你的情绪置之不理,也可能会恶趣味的将不稳的情绪放大化,甚至会以产生疑虑焦虑的对象的姿态现身。怀疑着周遭所有的一切,疯了般念叨着「为什么」、「怎么办」,然后被刺激到把自己逼到绝境。

这是「靥」最喜欢看的事情了。

它以混乱为中心,在疑惑的那人心中、脑内产生一个巨大的〖幻境〗,但也不全是〖幻〗,那也许也是〖真实〗。在梦中,究竟是周公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变成了周公呢?事实上,周公〖真的〗做过这个梦吗?如若,那根本不是〖梦〗呢?「靥」大概就是类似于这样的妖了。

博雅不知道什么时候遇见「靥」的。

晴明曾经说过,博雅是人世间罕见的,心灵干净得像一个孩童的人。平安京,表面安宁十分,实则戴着体面面具的殿上人在官场之间权力纷争暗潮涌动,民间妖鬼肆意横行。在这样的时代,博雅这样纯净的人,可谓是相当稀有了。

所以为什么博雅会遇上这样的妖,为什么「靥」会在博雅心中滋长起来,晴明也完全猜不到。

博雅此时睡在晴明专门命蜜虫清出的客房。

客房离主卧很近,不需要走太多步便能抵达到另一个房间。

让博雅暂时住在这宅邸里是晴明的提议。

上次发生的事晴明也没有料到,待博雅诉说时才忽的欲言又止。

阴阳术的占卜,面对〖人心〗所生的鬼,并无用处。

「靥」的幻象太容易引人陷入不安,普通人的内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定,一旦被动摇了,则瞬间会变得危险。

「靥」会一步一步,将被动摇的人拉入〖绝望〗。

晴明并不想看到博雅也变得如此,如此让博雅继续待在克明亲王府便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了。搬到他的宅邸来暂住倒是个不错的决定。博雅也没有什么意见,亲自向克明亲王妃说了一番请求后,便收拾了一些衣物用品,让下人送来晴明宅邸,他自己则是怀揣着复杂的心情,慢慢向晴明的院子踱步走去。

手上轻抚着鬼笛叶二,博雅略出神的望着一红一绿的叶片,忽的,叹了口气。

又要麻烦晴明了......

睡意不算浓的源博雅,忽然听见了一丝小小的动静。

在这寂静的空气里被放大了数倍。

沙沙。

沙沙。

淅淅沥沥的声音,却丝毫不急。

像是缓缓飘落一般。

一阵凉风轻轻吹过。

博雅将头偏向庭院,睁开眼睛便看见廊边上铺着薄薄的白霜。

院子里的偶尔被用以书写的石桌也被白色所覆盖。

上次〖梦〗中绽放的,宛如饱含鲜血的樱花树,树叉上已经光秃。

唔,最近气候确实冷了些许,下雪也没什么奇怪的吧。博雅想着,却在起身的时候仍是握起了枕边的长弓。黑黄相间的弓身被雪的反光渡上了一层光亮。

谨慎的接近在脑内此时已经与「诡异」这词相对等的、已经换了银装的老树。博雅忽然注意到树下还站着一个人。

那人白色的狩衣几乎与雪融成了一体,若不是凑近瞧见了狩衣上银白色暗纹的反光与被束起的墨色长发,只怕真的就这么被糊弄了过去。

此时那人正背对着他。

....是晴明?

博雅愣了一下。

这么晚了晴明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博雅不知怎么的,就把刚刚的警惕放在了一旁,认真的思索起来。

那件狩衣似乎一年四季都没换过似的,这么薄的布料撑得住入冬的寒意吗?擅长画符捉妖的阴阳师和五大三粗的武士可不一样。而且晴明看上去实在有些偏瘦了,这样站在雪中,肯定会生病的。

博雅这么想着,于是唤了声「晴明」。

而晴明依旧背对着他,仿佛陷入了沉思一般。

「喂,晴明。」博雅又喊道。

依旧没有反应。

大概和我吹笛时一样有些忘我了吧。博雅想。

这样下去不行,身体会着凉的。但这样喊又唤不醒他......

晴明不习惯和别人有什么身体上的接触,上次那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对晴明来说已经是破了例了。

犹豫了好一会儿,博雅还是决定去拍拍晴明的肩膀。

「晴.....」博雅的手刚刚碰到晴明的肩膀,晴明便突然倒了下来。黑色高帽唐突的掉在了地上,与地上的薄雪戏作一团。

随之看到的,是刺目的鲜红。

柔和的白色将血色染得万分醒目。

瞳孔骤然缩小。

手中握着的弓因为突然松开的手掉落在了地上。

彼岸花。

不知为什么,一片空白的脑内又浮现了这个词。

交错缠绕的红色细长花瓣。

一株接着一株。

铺成了血海。

「......晴明!...晴明!!」眼泪突然掉了下来,掉在了怀里与衣物上的血污相比、此时皮肤白的骇人的友人的脸颊边。

连平日像是抹了蜜的红唇也变得黯淡。

水珠沿着脸边的幅度滑落着,落在晴明脸上再滚落的泪多了,竟一时间有些分不清是谁哭的了。

不、不对。

博雅极力抑制住穿心一般的悲痛。

上次,上次也是看到晴明死了......

说不定这次同样是假的....!

对,这不是真的!

晴明,晴明他是京都第一的阴阳师,怎么可能....!!

可怀里的触感那么真实....连落在苍白的晴明的睫毛上有几片尚未融化的冰雪都能数清.....

这是真的吗......?

是假的吗......?

我不敢确认,不敢确认啊,晴明......

失去了你,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啊.......

带着颤抖的手触碰着怀中人的脸。

手掌轻轻贴着晴明脸颊的弧度,用大拇指扫落掉仍停在他脸上的部分水珠。尽量让带有苦涩味道的液体不掉入晴明不知何时被打散开来的乌发中。

「博...博雅......」

幻听吗?

「博雅....看着我......」

怀中人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似乎要张开,但十分费劲样的,只能露出一丝眸子。

光这样就像耗掉了全部的力气似的。晴明的声音也微弱异常。如果雪花飘落得再大一点,或许就听不见了。

「晴、晴明!晴明!!」博雅抖得厉害,想抱紧似乎又一次失而复得的晴明,但害怕会重重的伤害到他,有些不知所措。

「.....嘘.....」晴明轻轻的说着,似乎是觉得有些吵了。

「博雅,我想听你吹笛.....」

「......嗯。」

这大概是晴明最后一次听到他的笛声了。

想着,心变得更加消沉了。

自己也只能给他这个了吧......

凄美的笛声在飘落的雪花中回响起,随着寂寥笛声一同飘去的,还有不知哪来的水珠。

我真是,没用啊......

一曲终了。

睁开了布满了血丝的眼睛,却意外的又看到了晴明。

“晴明!?”博雅这次却是不敢确定了。

晴明轻轻敲了敲折叠起的蝙蝠扇,算是回应了。

“这是怎么回事.....?”博雅这下真的是懵了。

晴明罕见的抿了抿红唇,眉头略皱起。

“....我听见客房里有什么动静,便起身来看看。”

“你不在房间里,而是站在庭院里樱花树前面。”

当时博雅站在樱树的前面,而不是树下。

博雅挠了挠头,他分明记得自己站在巨大的老树下。

下意识的看了眼樱树,此时树枝上的粉色花朵仍是盛开的。天空也没有落雪。

....是啊,晴明庭院里的樱花树,是常年不败的啊。

他竟然给忘记了。

晴明说,他看见博雅站在樱树前,右手上握着笛子,姿势却是像握着弓箭一般

不知是看见了什么,他突然像是接住了谁一样,怀里空无一物,却像搂着一个人。他悲痛的唤着晴明的名字,泪水止不住的流淌着,紧拽着手上的竹笛。

晴明和蜜虫喊过几次博雅,但博雅没多大反应,反而将耳朵凑近了一点怀里的空气。

“博雅,我想听你吹笛子。”

晴明像是想要确认什么似的,挥手让蜜虫变回了蝴蝶,然后这样对什么也听不进去似的博雅说了。

博雅的竹笛不是一般的笛子,是从罗城门之鬼那里换来的鬼笛。因其有一红一绿两片叶子,便得名“叶二”。

这样的笛子,吹出的声音应该能使博雅脱离〖幻境〗。

见吹奏了一曲笛子的博雅成功清醒了过来,晴明总算确定了。

这叶二,便是博雅的〖貘〗。

准备缓和一下刚刚的情绪,晴明和博雅又坐在了平日常待的窄廊下。

“....晴明,你说你和蜜虫一起唤醒过我?”

“唔。”

“可我只听见了你的声音......”

说起来,这两次〖幻境〗都与晴明有关。

.......

晴明忽的有了个不好的猜测。

他又一次抿嘴,没有说出来。

将酒杯端到了唇边,巧妙的遮住了唇形。

博雅回想着晴明话里的细节,不经意样的看了一眼庭院里的老藤树。

有一朵迟迟不愿落下的藤花。

“晴明,蜜虫是紫藤花化作的式吗?”

“唔,不是。”

这次博雅诧异了。


“从一开始,蜜虫便是蝴蝶化为的式神呀。”

————————————————————
OOC属于我!!!

续上面三题的脑洞,中间跳了题
真的题目和正文无关啊,我都不造我在写什么???逻辑乱,不对,根本没有逻辑!
博雅为什么拿弓呢,因为,手游印象太深了我还是第一反应觉得他拿弓比较稳...刀...我也不认识也不会写啊哈哈哈哈哈....(尬笑)为什么不拿箭?我也不知道啊
那什么,蜜虫是我一直纠结的问题,最后搞清楚了好像电影里是蝴蝶,原著是紫藤花,嗯就是这样
为啥要纠结这个,我也不知道(摊手)
这个结尾偏离了我设想的梗概啊...我...纠结(。)
靥是自己瞎扯的.....别信.....
我怎么废话这么多啊....
话说lofter的排版是不是不能空太多空格啊...

#题目出自:七凉
#题目出处:【三十题】【原创】各种梗题
http://tieba.baidu.com/p/4428433659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