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伶-tsukirei-

吃米英和all英,吃博晴和all晴。
当然博晴是原著电影游戏都吃的x
偶尔会捏粘土和做MMD。
萌文野文炼,喜欢二三次元的太宰先生。cp吃宰受√
作家的话非常喜欢乙一!
好好的重温了一下弹丸一代动画,疯狂喜欢上了石丸清多夏w 并看完了一代实况,自己动手开游戏攻略掉了石丸菌,打完了弹丸2,正在补绝对绝望少女和弹丸3原创动画与部分v3才能育成计划中石丸菌出场的部分w
清碳超可爱啊啊啊啊啊!!
疯狂给清碳打call!
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入PSV上1+2代带爱校模式的游戏本体!
我永远喜欢石丸清多夏.jpg

顺便:
我永远喜欢亚瑟柯克兰.jpg
我永远喜欢安倍晴明.jpg
我永远喜欢太宰治.jpg
我永远喜欢磷叶石.jpg

哔哩哔哩ID与lofter同名。
百度贴吧ID:小可爱I小姐
有手工客,很少用。

诡异十题(前三题)

*OOC属于我
*本来只想写几句话的欢乐点的段子的,为什么写的这样不欢乐...我也不造啊,我就是随着情节发展那么写啊,为什么会这样啊?(突然白学家.jpg)
*而且我也不造自己写了啥
*先写三题吧,其他题慢慢来....
*题目出自出处:  七凉
*原题来自:【三十题】【原创】各种梗题 
http://tieba.baidu.com/p/4428433659

#第五题


1.近在耳畔的嬉笑

“晴明,最近我总会听到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嬉笑声。”

“嬉笑声?”

“像一个女子的声音,时不时出现,好像在我很近的地方笑着,感觉怪吓人的。”

“唔.....可能是哪个女鬼看上你了吧。”

“.........”

“今晚我们去四条大道。”

“去做什么?”

“找对博雅君嬉笑的女子呀。”

“唔......”

“去吗?”

“唔、唔......”

“不去吗?”

“去。”

“喝酒吧,博雅。”

“嗯。”

“喝。”

“喝。”

2.窗外闪逝的阴影

那个女子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但晴明说女子留下的对负心人的怨念很重,虽误把博雅当作了那人,但怨恨还是游离在博雅身边。

于是晴明给了博雅一张符让他贴在门上。

博雅刚贴上,就看到有道阴影闪过。


“恨啊.......”

“恨啊.......”

“痛啊.......”

“痛啊.......”

“负心人啊.......”

“负心人啊.......”

“哈哈、哈哈哈........”

“可恨呀........”

“可恨呀.........”

这样的声音不断从屋外传出,好似有位被抛弃的女子正站在博雅的房门外,一会哭一会笑。

博雅警戒的半坐在榻榻米上,一手紧握着随时可以出鞘的长刀,一夜未眠。

3.醒不来的噩梦

那声音持续了一整晚,直到第二日黎明的光辉出现时才消失。

博雅等了声音彻底没了好一会,才确信可以出门了。

于是赶紧备了牛车去了土御门小路。

“晴明,晴明!”

“唔?”

“那个声音消失了,应该不会再出现了吧?”

“嗯,不会出现了。”

“唔,那就好......”

“不过.....那女子....真、是......太可怜了.......”

“可怜人啊........”

本来想感叹这次事情,话却断断续续说不流利。

精神突然松懈了下来,一夜未眠的后果就是几乎马上就要睡了过去。

“好汉子.....”

迷迷糊糊的听见晴明这样说。

樱花纷纷飞落,庭院里的那棵老藤树上仍有一朵迟迟不肯凋谢的紫藤花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唔,紫藤花?

博雅意识到自己好像睡着之前还在晴明宅邸的窄廊上。

为什么我现在正站在庭院里呢?

博雅疑惑着。

紫藤花忽的幻化出一个女子,女子身着淡紫色的十二单衣。

「蜜虫?」

博雅唤了声。

女子像是没有注意到她,自顾自的向着樱树走去。

不知为什么,这时候晴明院子里的那棵樱树似乎比平时大了许多。

花瓣缓缓飘落着。

树下有一个白衣青年。

「....晴明!」

博雅看到那个身影,隔着远远的就喊着。

「喂,晴明!」

晴明和蜜虫都无视着他的声音。

奇怪,真是奇怪。

博雅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博雅看着蜜虫朝着晴明所站的地方走去,越来越近。

晴明什么话也没说。

蜜虫在离晴明很近的停了下来。

“恨啊.....”

“好恨呀.......”

博雅听到蜜虫这样说。

樱花的颜色好像愈来愈红了。

像鲜血的颜色。

血红色的樱花在此时又像是那彼岸花了。

从蜜虫身边蔓延着一股雾,黑红色的雾气仿佛蛇一样的游走,似乎想把晴明扼杀掉。

晴明仍然不为所动。

「蜜虫!蜜虫!!」

博雅拼命呼唤她。

这不是平时的蜜虫。

她是谁?为什么要杀死晴明?

「晴明!喂晴明!!」

焦急的声音没有传达到晴明的耳朵里。

突然白色的身影被红色染满了。

大片红色洒落在泥土上。

樱花红得越发妖异了。

「博.....」

撕心裂肺的感觉充斥着自己的感官。

博雅突然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恐怖。

是那个怨念的女子吧?

是你吧....

为什么要带走晴明?

为什么.....要带走他最重要的人......

如果你有怨念,冲着我来就好了。

源博雅忽然感觉生命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博雅...」

朦朦胧胧听见了晴明的声音。

可他就那样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博雅....博雅.....」

但这确实是他的声音。

「博雅!」

博雅突然清醒了,睁眼发现自己仍在晴明家的窄廊上,只吃了一点的香鱼已经完全冷掉了,而自己的那杯酒已经洒落了一地。

走廊的边缘溅起了些许水花。

天空灰蒙蒙的,正在下着丝丝小雨。

晴明就在他身边。

而他自己此时正握着晴明白皙纤细的手腕,紧紧的拽着。

生怕一松手他就会离去似的。

“博雅,你梦到了什么?”

晴明声音温柔的,安慰着有些惊慌失措的博雅。

博雅定定的看着他,从额头看向下巴,从脖颈看向脚裸。

晴明也任他瞧着,安静的等着他回答。

突然博雅松开了握紧的手腕,整个将晴明抱住了。

这动作太为亲密了,不擅长与人离得这样近的晴明略略的偏过脸。

晴明身上传来了淡淡的清香,也不知是衣服还是身体上本身就有着的。

这若有若无的好闻的香气就像晴明本身一般令人捉摸不定,而此刻却又充满着鼻间。

“晴明....”

博雅低低的唤着这个名字。

这香味也使人不稳的情绪变得稍加镇定了些许,大概是晴明这个咒本身带着的力量吧。

“唔。”

晴明应声。

仿佛还是不能确认晴明的存在似的,博雅将脸埋在晴明的肩头。

晴明的气息更加强烈的充斥着鼻腔,那股十分淡却又着实存在的清香随着距离的拉进变得明显了起来。

此时晴明几乎整个人都被拥在了博雅的怀抱中。

晴明不怎么会安慰人,只能用手臂轻轻回抱住博雅。

“晴明......”

博雅又唤着。

“我在。”

晴明回应。

“晴明,还记得上次在四条大道解决的那个以为我是她的负心人的女鬼吗?”

“唔.....”

晴明似乎想说什么,但没有出声。

“她的怨气好像还是没有散去....”

“唔...”

“我梦见她附身在蜜虫身上.....”

“把你杀掉了.....”

“你就在我面前死去了,而我无能为力....”

“那个时候你庭院里的那个樱树像是血染的一样,我想起了三途河畔的彼岸花......”

“当时我甚至想如果是我死掉了就好了.....”

“晴明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

晴明感觉肩膀的布料有点被液体打湿了。

殿上人心有余悸的回忆着,确认晴明存在似的,紧紧拥抱着这个云一样淡泊的男子。

博雅真的,再也不想感受一次那样心痛的滋味。

待博雅讲完后,他们之间陷入了沉默。

只有雨滴打在地上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半响,晴明轻轻的开了口。

“好汉子,博雅......”

“这时候别和我开玩笑了,晴明......”

“没开玩笑,这是赞美你呀,博雅。”

“..........”

不过,有一件事情还是要告诉他。

“博雅,在你这几天来找我的时间里,我们并没有去解决什么事情。”

又只剩下雨点的声音了。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