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月_伶

不知为何别样喜欢写题。
存了不少三十题十五题的,当然是写不完啦!
吃米英和all英,吃博晴和all晴。
当然原著电影游戏都吃的。
博晴他们真是太可爱啦!!(打call)
偶尔会捏粘土和做MMD。
萌文野文炼,喜欢二三次元的太宰先生。cp吃宰受√
作家的话非常喜欢乙一!
好好的重温了一下弹丸一代,疯狂喜欢上了石丸清多夏w
清碳超可爱啊啊啊啊啊!!
疯狂给清碳打call!
百度贴吧ID:小可爱I小姐
有手工客,很少用。

白头

*手游向博晴
*OOC算我的!
*原谅梗是我的迷之恶趣味,不要在意
*此题出自 七凉 的两字题中的第10题
*原题摘自【三十题】【原创】各种梗题
http://tieba.baidu.com/p/4428433659

秋意渐渐袭来,没过多久,随着红枫的飘落,凉风开始努力驱赶着所剩无几的暖意。

就像大天狗大人用羽刃暴风连续吹了几天几夜一般。小白吐槽着,随后便边嗷嗷叫着大天狗大人我错了,一边被鸦羽追着跑。

不过天气还真是冷了不少呢。白发蓝衣的京城第一阴阳师用折扇堪堪抵住下唇想着,随意的扬起目光,望向院子。大大小小的式神们近乎抱成团。

跳跳妹妹仿佛靠着直觉,直直的奔向妖狐,眨巴眨巴眼看着妖狐,询问妖狐叔叔能不能让她抱会儿尾巴。妖狐受不了这可爱的冲击,晕乎乎的答应了。然后跳跳哥哥突然冲出来,喊着妖狐你放下我妹妹要不然我让你进棺材板,吓得妖狐一个机灵就跑,跳跳妹妹还挂在他绒球一样的尾巴上,跳跳哥哥扛着棺材追了过去,身后还跟着一个跳跳弟弟。

萤草和觉她们几乎围住了白狼...毛茸茸的尾巴,萤草想试试暖不暖和又不敢开口,害羞的一直抱着巨大的草扭捏着。白狼额边虚虚的流下一点汗珠,总觉得这时候什么也不要开口最好。

天邪鬼们也围在一起,灯笼鬼努力吐着舌头让自己变得更亮一点,天邪鬼青的风筝就快被远处大天狗弄出的风形成的气流给吹跑了。

我总觉得觉今天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

身后传来一个人说话的声音,这声音晴明再熟悉不过了。

转过身,晴明看着红眸黑发的武士问道,怎么不一样?

唔,博雅抱起双臂,认真的想着。

可能....有点绿吧。

谁?晴明问他。

觉啊,博雅不假思索的答道,我就说感觉今天哪里不对,原来是因为觉头上绿油油的。

然后博雅忽然鬼鬼祟祟的,压低声音向晴明身边凑去,喂,晴明,这是什么妖怪间的新潮流吗?把头发染成绿的?

新潮流?

对啊,上次酒吞童子那一番话好像直接让红叶变绿叶了,茨木童子也玩起了挑染绿?哎这是什么癖好啊?

.........

晴明展开扇子瞥了他一眼,随后转过目光,显然不想与他谈论这个话题。

半响,晴明又开了口。

博雅,晴明说。我不知道在你眼中他们的头发是不是真的变了色,但我希望你别在他们面前说出来,要不然我的言灵守都没法护住你。

嘁,我又不用你护。博雅回道。

.......而且应该是我护着你不被别人带走才对。博雅又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也不知道晴明有没有听见。





呜哇!晴明大人请救救小白吧!!依旧被风追着跑的小白哀嚎着,然后被地上散落的羽毛绊了一下。

......果然是小狗啊。博雅看着这幕自言自语的点点头。

大天狗似乎闹够了,总算肯收手了。展开傲人的巨大羽翼,飞上了天空,然后不知怎么想的,又降落到了晴明博雅身后的樱树树枝上,坐在了上面。

武士下意识抓紧弓挡在迎面刮来的风前,裸露在外的皮肤不明显的抖了抖。

原来博雅也会觉得冷啊。晴明握着折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掌心, 用颇为意外的眼神看着他。

....嘁。博雅说。我一点也不冷,倒是你,好像脸更白了,被冻的?

晴明也不恼,就盯着博雅看。

.....别这样看我,不是就不是嘛,承认了又怎么样啊。

真是像博雅的作风呢......

晴明回道。

他们身后的大天狗看到这场景不屑的哼了声,然后用羽翼将自己遮拢了起来。

啧....有时间在这里甜甜腻腻的,还不如去寻找实现大义的方法。他想。

天气变得愈来愈冷,原本只是觉得略微有些凉意,现在看来,好像已经入了冬,天上的云朵一副准备下雪的架势。

一些怕冷的式神不受到召唤就不会出现了,大多数式神也不怎么主动去庭院去玩耍了。

不过大概真的下了雪他们应该还是愿意出来的。晴明用折扇敲着手心这样想着,他的式神里大多像是没长大的孩子,像萤草、山兔她们,现在是怕冷躲在结界里不愿出门,但玩雪的兴致肯定不会差到哪儿去的。

自己这身狩衣好像确实有点薄了.....

晴明微微打开折扇,抵住下唇这样想着。这是他的思考习惯。

明天把金月暗羽换上吧。





第二天,雪已经陆陆续续开始降下了。

温柔的雪静静的把四处点缀得洁白一片,地上也铺了浅浅一层毯子似的。

晴明刚刚将围巾围上,还没有带上帽子,博雅便来了。

喂,晴明!武士刚一进庭院便嚷嚷道。

怎么了,博雅?晴明抬眼看向他。

.......博雅你这身....?晴明十分意外。

眼前的博雅仍是红眸,是那个性子不拘小节,行为有点冲动,但对恋情类型的感情十分迟钝甚至一窍不通的好汉子。

博雅没有穿往日那个炫耀似的露着自己胸肌和腹肌的红衣,尽管现在仍是类似的红衣,但明显增厚了不少。红衣里面穿了一件黑色的里衣,右手臂的长袖子底部甚至加了一圈毛。但变化最大的还是他的头发——他现在是和晴明一般的华发,不过头发扎得还是那么高,用红色的发带紧紧绑住了。

晴明真是愣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

太不符合他平时的作风了.......

咳。博雅咳了一声,故作正经。怎么样?白发也很适合我吧?

嗯.....晴明赞许的点点头。确实不错。

啊、那个、晴明......博雅突然支支吾吾了起来。

怎么?晴明问。

你这身....很漂亮,很适合你..... 博雅说,脸上浮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红晕。

刚刚一心只想要晴明看到他帅气的身姿,到现在才注意到晴明这一身,真是,相当好看。

甚至......好可爱......

博雅突然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情绪中,并不想把视线移开晴明身上。

唰。晴明展开了折扇,遮住了大半脸庞。

博雅...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眼神?

别用那样直通通的目光看我.....

哎? 这么说.....晴明你,是不是不好意思了?

是。

难得坦率一次嘛,晴明....

晴明躲在展开的折扇后面,感觉脸上有些烧了起来。

场面一时陷入了沉默,两人互相不敢直视对方,各怀着心思。




晴明。博雅又轻咳一声,打破了沉默。

嗯。晴明闷在扇子后面,应了一声。

晴明你不是还没带帽子吗?

博雅说,晴明,我想帮你戴上。

好啊。晴明回道,关上了扇子,脸上总算没有了不太正常的灼烧感,不过仍是避开与博雅对视。

咦,晴明,你这帽子旁边的设计怎么这样像武士?

神乐和八百比丘尼她们替我选的衣服,这帽子的设计好像是比丘尼特地改的,她嘱咐过神乐不要告诉我,不过神乐按耐不住,还是跟我说了。

晴明回忆着说。

八百比丘尼.....博雅总觉得比丘尼设计这样式的时候肯定是怀着那样奇怪的笑容的,上次看到茨木和酒吞也是这样的,这笑容让他总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总是下意识离八百比丘尼远一点。

将帽子拿了起来。

晴明,你坐在椅子上。博雅说。

他们两个的身高差距不大,虽然博雅还是比晴明高那么一点,但都站立时戴帽子还是有些费劲。

晴明点点头,走到椅子旁坐了下来。

博雅小心的为他戴上帽子,又略蹲下来,看看帽子有没有歪。

晴明看他十分认真的样子,也不好别开目光,没处放的眼睛只得看向博雅的眼睛,博雅红色的的眼眸里清亮清亮的,但又似含着火焰,他怕自己灼伤似的,对视了一会儿后便支持不住,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博雅确认好了帽子的位置,准备拽着线将帽子绑在下巴处时,忽然看到晴明扑棱扑棱了下眼睫,闭上了眼睛。

白色的睫毛细长且密集,眨动时像是在向自己发射什么信号似的,心里中了一支箭。

博雅小心翼翼的系着细绳,轻轻的开口了。

晴明,你困了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闭上眼睛了?

因为...你的目光。

我的目光?

没什么,当我什么也没说吧......

博雅系好了绳子,部分手指不小心蹭过晴明的脖颈。触及了皮肤的手指突然仿佛着了火,变得烫了起来。

博雅有点眷恋似的,下意识用另一只手轻抚了抚那片极热的皮肤。

晴明像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似的,修长的手指拿起放在一边的橘子,放在了帽子上。

这是?

橘子代表着吉,是好运的意思。晴明看到博雅好奇的模样,淡淡的解释道。

可你为什么要顶在帽子上?博雅问。

这就得问比丘尼了....晴明回道。


晴明大人晴明大人!!

庭院里传来山兔高兴的声音。

晴明大人,外面下雪啦!不是雪女姐姐的妖力凝成的那种雪哦!

金鱼姬也开心的叫着。这说明我征服世界一定会一路无阻啦!

雪女飘在半空中像是没什么表示,但是从她的开始凝聚雪球的样子来看她也很高兴下雪,正在为打雪仗做准备呢。

晴明和博雅默契的微笑了起来,一起向着外廊走去。

博雅,带了酒吗?

没有... 博雅答道。他早上急匆匆的就出门了,结果忘了准备酒,下酒菜也没有带。

晴明对着庭院喊了声,烟烟罗,请帮我把酒温了吧。

是,晴明大人。烟烟罗从烟雾里幻化出来,应了声后又消失不见了。

晴明背倚靠在廊柱上,一腿立起,一只手臂搭在膝上,闲闲的望向此时较为热闹的庭院。

博雅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不知道在想什么,看了看庭院又看了看他,似乎在做什么思想斗争。

不一会儿,烟烟罗带着酒壶从屋内走了出来,轻巧的为他们的杯子斟满了酒,然后又化为烟雾离开了。

谢谢你,烟烟罗。晴明对着烟雾消失的地方说。

他们开始喝酒。

晴明大人,博雅大人,不去和他们一起玩雪吗?青行灯飘过来,邀请着他们。

不了。晴明说,还是让他们自己好好玩吧,平时也辛苦他们了。

晴明大人是个很温柔的人呢。青行灯说完,忽的瞥见了妖刀姬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于是坐在灯杖上飘了过去,再没问晴明其他的问题。

博雅就这样看着他们的交流。

喂,晴明。

博雅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晴明喊到。

唔? 晴明看向他。

你说,我们这算不算一起白头了?

博雅直白的说。

........

晴明唰的又打开了扇子,博雅呀,这是咒呀....

博雅一口咽下自己酒杯里剩余的酒,没有再倒酒。

晴明,看着我。

博雅挪到晴明旁边,轻轻的拨开着扇子。

晴明眼角的水红似乎会传染似的,红晕又渐渐爬上了脸颊。

虽然我一直搞不懂你的咒,听到你的咒就头疼。

但如果说一起白头是一个咒,我愿意花费我剩余的生命听着你把这个咒讲给我听。

博雅直视着晴明的眼睛,坚定的说。

好汉子,博雅......

晴明把脸埋在博雅的锦衣华服中,轻轻的抱住了他,闷闷的说着。

博雅也轻柔的回抱住了晴明,任晴明埋在他胸口的衣物里。

在晴明看不到的地方,他的脸也像火烧过一样。

山兔看到这场景,拽住了山蛙头上的小花。

疼疼疼....小祖宗你再拔我就要秃了!

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在干什么呀?山兔好奇的问。

嘘.....别打扰到他们。山蛙看着相拥的两人,声音也不知不觉变得轻了许多,像是怕打扰到他们。

他们是在立下誓言哦。

誓言?

嗯,立下了一定要遵守的誓言。山蛙说,就像你和孟婆约定一百年后再去赛跑一样。

哦~是这样啊!啊,说起来小孟婆今天好像也会来玩呢!

山兔觉得自己好像懂了,然后又抓着山蛙头上的花,蛙先生蛙先生,我们一定不要输给小孟婆和牙牙哦!

是是是。山蛙回应她。

雪好像变得不再冷了。

评论(12)

热度(63)

  1. 白鲤水無月_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