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伶姬♪

小伙伴们,博晴和all晴,吃吗?
这里吃米英和all英,博晴的话原著电影游戏都吃的。
自己撸的文只会是博晴啦。
百度贴吧ID:小可爱I小姐
有手工客,很少用。

诡异十题(第4,6,7题)

#一点也不诡异
#OOC属于我
#看着诡异十题写这样的粮,心情蜜汁奇妙
#4是手游向,其他俩不是
#题目源自:七凉
#题目出自:http://tieba.baidu.com/p/4428433659

4.不属于自己的头发

两人睡在一个榻上,白色与黑色缠绕在一起,不分彼此。

翌日。

“啊,头发打结了。”

6.湿漉漉的脚印

几乎浑身湿透了的源博雅中将冒雨小跑到晴明的宅邸。

“晴明,你不是说这几天不会降雨吗?”
试图拧干现在很沉重的直衣上的水。

“唔....”

天文博士安倍晴明不想提起这个小失误。

7.多余的“人”

“蜜虫是人吗?”

“是式神。”

“绫女是人吗?”

“是式神。”

“蜜夜是人吗?”

“是式神。”

“那.......”

“哦,今天博雅怎么对她们这么感兴趣?”

“感觉很神奇啊,你的式神。”

“博雅想试试吗?”

“试什么?”

“让她们晚上到你的房间.....”

“晴明!你又来!”

“哈哈。”

“本来想和你一起享用这美酒的,看来我得走了。”

“别生气嘛,博雅。”

“我没生气。”

“是我不对啦,对不起。”

“....原谅你了。”

“博雅真是个好汉子呀。”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蜜虫说她和蜜夜绫女她们一起被迫吃了成堆的狗粮,心情复杂。

诡异十题(第5题)

#我真觉得题和内容完全无关....#

5.漫过门缝的鲜血

入夜,博雅将长弓放在寝具的一旁。

尽管十分疲惫,但他仍尽量保证自己入睡时是浅眠的状态。

上次与晴明说了他梦中的所见,但晴明又忽然提醒他,他没有与晴明去除过那个妖女。

那就是说,从他到晴明家那一开始,他就在做着梦?

可那一点也不现实。不对,现在无论什么都没有真实感。

也许他抱住的晴明也是假的?或许,这个庭院他就踏入的不对?

可这晴明没有消失或突然变妖鬼怎么着,他只是尽力安慰着博雅。这不是假的。

于是他确信了,这是他真的、最重要的、生死挚交的友人。

亦是父母以外唯一心心念念的牵挂。

可能这种感情不只是单纯的友情,但对源博雅来说,这没差。

他只要知道自己一切与晴明在一起的时间都是最美好时光就够了。

中间那层纸窗,两人无言而默契,谁也不去戳破。

安倍晴明说,源博雅大概是遇见了「靥」。

「靥」是一种近乎虚无缥缈的妖,并没有实体,说是鬼也不为过。它诞自人心,只要情绪中带有一丝负面的意味,它便会潜入。比起杀戮、愤怒等负面情绪,它更加眷顾迷茫、疑惑。所谓〖人心生暗鬼〗便是指这了。

「靥」喜好与人〖开玩笑〗。它可能对你的情绪置之不理,也可能会恶趣味的将不稳的情绪放大化,甚至会以产生疑虑焦虑的对象的姿态现身。怀疑着周遭所有的一切,疯了般念叨着「为什么」、「怎么办」,然后被刺激到把自己逼到绝境。

这是「靥」最喜欢看的事情了。

它以混乱为中心,在疑惑的那人心中、脑内产生一个巨大的〖幻境〗,但也不全是〖幻〗,那也许也是〖真实〗。在梦中,究竟是周公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变成了周公呢?事实上,周公〖真的〗做过这个梦吗?如若,那根本不是〖梦〗呢?「靥」大概就是类似于这样的妖了。

博雅不知道什么时候遇见「靥」的。

晴明曾经说过,博雅是人世间罕见的,心灵干净得像一个孩童的人。平安京,表面安宁十分,实则戴着体面面具的殿上人在官场之间权力纷争暗潮涌动,民间妖鬼肆意横行。在这样的时代,博雅这样纯净的人,可谓是相当稀有了。

所以为什么博雅会遇上这样的妖,为什么「靥」会在博雅心中滋长起来,晴明也完全猜不到。

博雅此时睡在晴明专门命蜜虫清出的客房。

客房离主卧很近,不需要走太多步便能抵达到另一个房间。

让博雅暂时住在这宅邸里是晴明的提议。

上次发生的事晴明也没有料到,待博雅诉说时才忽的欲言又止。

阴阳术的占卜,面对〖人心〗所生的鬼,并无用处。

「靥」的幻象太容易引人陷入不安,普通人的内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定,一旦被动摇了,则瞬间会变得危险。

「靥」会一步一步,将被动摇的人拉入〖绝望〗。

晴明并不想看到博雅也变得如此,如此让博雅继续待在克明亲王府便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了。搬到他的宅邸来暂住倒是个不错的决定。博雅也没有什么意见,亲自向克明亲王妃说了一番请求后,便收拾了一些衣物用品,让下人送来晴明宅邸,他自己则是怀揣着复杂的心情,慢慢向晴明的院子踱步走去。

手上轻抚着鬼笛叶二,博雅略出神的望着一红一绿的叶片,忽的,叹了口气。

又要麻烦晴明了......

睡意不算浓的源博雅,忽然听见了一丝小小的动静。

在这寂静的空气里被放大了数倍。

沙沙。

沙沙。

淅淅沥沥的声音,却丝毫不急。

像是缓缓飘落一般。

一阵凉风轻轻吹过。

博雅将头偏向庭院,睁开眼睛便看见廊边上铺着薄薄的白霜。

院子里的偶尔被用以书写的石桌也被白色所覆盖。

上次〖梦〗中绽放的,宛如饱含鲜血的樱花树,树叉上已经光秃。

唔,最近气候确实冷了些许,下雪也没什么奇怪的吧。博雅想着,却在起身的时候仍是握起了枕边的长弓。黑黄相间的弓身被雪的反光渡上了一层光亮。

谨慎的接近在脑内此时已经与「诡异」这词相对等的、已经换了银装的老树。博雅忽然注意到树下还站着一个人。

那人白色的狩衣几乎与雪融成了一体,若不是凑近瞧见了狩衣上银白色暗纹的反光与被束起的墨色长发,只怕真的就这么被糊弄了过去。

此时那人正背对着他。

....是晴明?

博雅愣了一下。

这么晚了晴明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博雅不知怎么的,就把刚刚的警惕放在了一旁,认真的思索起来。

那件狩衣似乎一年四季都没换过似的,这么薄的布料撑得住入冬的寒意吗?擅长画符捉妖的阴阳师和五大三粗的武士可不一样。而且晴明看上去实在有些偏瘦了,这样站在雪中,肯定会生病的。

博雅这么想着,于是唤了声「晴明」。

而晴明依旧背对着他,仿佛陷入了沉思一般。

「喂,晴明。」博雅又喊道。

依旧没有反应。

大概和我吹笛时一样有些忘我了吧。博雅想。

这样下去不行,身体会着凉的。但这样喊又唤不醒他......

晴明不习惯和别人有什么身体上的接触,上次那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对晴明来说已经是破了例了。

犹豫了好一会儿,博雅还是决定去拍拍晴明的肩膀。

「晴.....」博雅的手刚刚碰到晴明的肩膀,晴明便突然倒了下来。黑色高帽唐突的掉在了地上,与地上的薄雪戏作一团。

随之看到的,是刺目的鲜红。

柔和的白色将血色染得万分醒目。

瞳孔骤然缩小。

手中握着的弓因为突然松开的手掉落在了地上。

彼岸花。

不知为什么,一片空白的脑内又浮现了这个词。

交错缠绕的红色细长花瓣。

一株接着一株。

铺成了血海。

「......晴明!...晴明!!」眼泪突然掉了下来,掉在了怀里与衣物上的血污相比、此时皮肤白的骇人的友人的脸颊边。

连平日像是抹了蜜的红唇也变得黯淡。

水珠沿着脸边的幅度滑落着,落在晴明脸上再滚落的泪多了,竟一时间有些分不清是谁哭的了。

不、不对。

博雅极力抑制住穿心一般的悲痛。

上次,上次也是看到晴明死了......

说不定这次同样是假的....!

对,这不是真的!

晴明,晴明他是京都第一的阴阳师,怎么可能....!!

可怀里的触感那么真实....连落在苍白的晴明的睫毛上有几片尚未融化的冰雪都能数清.....

这是真的吗......?

是假的吗......?

我不敢确认,不敢确认啊,晴明......

失去了你,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啊.......

带着颤抖的手触碰着怀中人的脸。

手掌轻轻贴着晴明脸颊的弧度,用大拇指扫落掉仍停在他脸上的部分水珠。尽量让带有苦涩味道的液体不掉入晴明不知何时被打散开来的乌发中。

「博...博雅......」

幻听吗?

「博雅....看着我......」

怀中人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似乎要张开,但十分费劲样的,只能露出一丝眸子。

光这样就像耗掉了全部的力气似的。晴明的声音也微弱异常。如果雪花飘落得再大一点,或许就听不见了。

「晴、晴明!晴明!!」博雅抖得厉害,想抱紧似乎又一次失而复得的晴明,但害怕会重重的伤害到他,有些不知所措。

「.....嘘.....」晴明轻轻的说着,似乎是觉得有些吵了。

「博雅,我想听你吹笛.....」

「......嗯。」

这大概是晴明最后一次听到他的笛声了。

想着,心变得更加消沉了。

自己也只能给他这个了吧......

凄美的笛声在飘落的雪花中回响起,随着寂寥笛声一同飘去的,还有不知哪来的水珠。

我真是,没用啊......

一曲终了。

睁开了布满了血丝的眼睛,却意外的又看到了晴明。

“晴明!?”博雅这次却是不敢确定了。

晴明轻轻敲了敲折叠起的蝙蝠扇,算是回应了。

“这是怎么回事.....?”博雅这下真的是懵了。

晴明罕见的抿了抿红唇,眉头略皱起。

“....我听见客房里有什么动静,便起身来看看。”

“你不在房间里,而是站在庭院里樱花树前面。”

当时博雅站在樱树的前面,而不是树下。

博雅挠了挠头,他分明记得自己站在巨大的老树下。

下意识的看了眼樱树,此时树枝上的粉色花朵仍是盛开的。天空也没有落雪。

....是啊,晴明庭院里的樱花树,是常年不败的啊。

他竟然给忘记了。

晴明说,他看见博雅站在樱树前,右手上握着笛子,姿势却是像握着弓箭一般

不知是看见了什么,他突然像是接住了谁一样,怀里空无一物,却像搂着一个人。他悲痛的唤着晴明的名字,泪水止不住的流淌着,紧拽着手上的竹笛。

晴明和蜜虫喊过几次博雅,但博雅没多大反应,反而将耳朵凑近了一点怀里的空气。

“博雅,我想听你吹笛子。”

晴明像是想要确认什么似的,挥手让蜜虫变回了蝴蝶,然后这样对什么也听不进去似的博雅说了。

博雅的竹笛不是一般的笛子,是从罗城门之鬼那里换来的鬼笛。因其有一红一绿两片叶子,便得名“叶二”。

这样的笛子,吹出的声音应该能使博雅脱离〖幻境〗。

见吹奏了一曲笛子的博雅成功清醒了过来,晴明总算确定了。

这叶二,便是博雅的〖貘〗。

准备缓和一下刚刚的情绪,晴明和博雅又坐在了平日常待的窄廊下。

“....晴明,你说你和蜜虫一起唤醒过我?”

“唔。”

“可我只听见了你的声音......”

说起来,这两次〖幻境〗都与晴明有关。

.......

晴明忽的有了个不好的猜测。

他又一次抿嘴,没有说出来。

将酒杯端到了唇边,巧妙的遮住了唇形。

博雅回想着晴明话里的细节,不经意样的看了一眼庭院里的老藤树。

有一朵迟迟不愿落下的藤花。

“晴明,蜜虫是紫藤花化作的式吗?”

“唔,不是。”

这次博雅诧异了。

“从一开始,蜜虫便是蝴蝶化为的式神呀。”

————————————————————
OOC属于我!!!

续上面三题的脑洞,中间跳了题
真的题目和正文无关啊,我都不造我在写什么???逻辑乱,不对,根本没有逻辑!
博雅为什么拿弓呢,因为,手游印象太深了我还是第一反应觉得他拿弓比较稳...刀...我也不认识也不会写啊哈哈哈哈哈....(尬笑)为什么不拿箭?我也不知道啊
那什么,蜜虫是我一直纠结的问题,最后搞清楚了好像电影里是蝴蝶,原著是紫藤花,嗯就是这样
为啥要纠结这个,我也不知道(摊手)
这个结尾偏离了我设想的梗概啊...我...纠结(。)
靥是自己瞎扯的.....别信.....
我怎么废话这么多啊....
话说lofter的排版是不是不能空太多空格啊...

#题目出自:七凉
#题目出处:【三十题】【原创】各种梗题
http://tieba.baidu.com/p/4428433659

诡异十题(前三题)

*OOC属于我
*本来只想写几句话的欢乐点的段子的,为什么写的这样不欢乐...我也不造啊,我就是随着情节发展那么写啊,为什么会这样啊?(突然白学家.jpg)
*而且我也不造自己写了啥
*先写三题吧,其他题慢慢来....
*题目出自出处:  七凉
*原题来自:【三十题】【原创】各种梗题
http://tieba.baidu.com/p/4428433659

1.近在耳畔的嬉笑

“晴明,最近我总会听到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嬉笑声。”

“嬉笑声?”

“像一个女子的声音,时不时出现,好像在我很近的地方笑着,感觉怪吓人的。”

“唔.....可能是哪个女鬼看上你了吧。”

“.........”

“今晚我们去四条大道。”

“去做什么?”

“找对博雅君嬉笑的女子呀。”

“唔......”

“去吗?”

“唔、唔......”

“不去吗?”

“去。”

“喝酒吧,博雅。”

“嗯。”

“喝。”

“喝。”

2.窗外闪逝的阴影

那个女子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但晴明说女子留下的对负心人的怨念很重,虽误把博雅当作了那人,但怨恨还是游离在博雅身边。

于是晴明给了博雅一张符让他贴在门上。

博雅刚贴上,就看到有道阴影闪过。


“恨啊.......”

“恨啊.......”

“痛啊.......”

“痛啊.......”

“负心人啊.......”

“负心人啊.......”

“哈哈、哈哈哈........”

“可恨呀........”

“可恨呀.........”

这样的声音不断从屋外传出,好似有位被抛弃的女子正站在博雅的房门外,一会哭一会笑。

博雅警戒的半坐在榻榻米上,一手紧握着随时可以出鞘的长刀,一夜未眠。

3.醒不来的噩梦

那声音持续了一整晚,直到第二日黎明的光辉出现时才消失。

博雅等了声音彻底没了好一会,才确信可以出门了。

于是赶紧备了牛车去了土御门小路。

“晴明,晴明!”

“唔?”

“那个声音消失了,应该不会再出现了吧?”

“嗯,不会出现了。”

“唔,那就好......”

“不过.....那女子....真、是......太可怜了.......”

“可怜人啊........”

本来想感叹这次事情,话却断断续续说不流利。

精神突然松懈了下来,一夜未眠的后果就是几乎马上就要睡了过去。

“好汉子.....”

迷迷糊糊的听见晴明这样说。

樱花纷纷飞落,庭院里的那棵老藤树上仍有一朵迟迟不肯凋谢的紫藤花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唔,紫藤花?

博雅意识到自己好像睡着之前还在晴明宅邸的窄廊上。

为什么我现在正站在庭院里呢?

博雅疑惑着。

紫藤花忽的幻化出一个女子,女子身着淡紫色的十二单衣。

「蜜虫?」

博雅唤了声。

女子像是没有注意到她,自顾自的向着樱树走去。

不知为什么,这时候晴明院子里的那棵樱树似乎比平时大了许多。

花瓣缓缓飘落着。

树下有一个白衣青年。

「....晴明!」

博雅看到那个身影,隔着远远的就喊着。

「喂,晴明!」

晴明和蜜虫都无视着他的声音。

奇怪,真是奇怪。

博雅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博雅看着蜜虫朝着晴明所站的地方走去,越来越近。

晴明什么话也没说。

蜜虫在离晴明很近的停了下来。

“恨啊.....”

“好恨呀.......”

博雅听到蜜虫这样说。

樱花的颜色好像愈来愈红了。

像鲜血的颜色。

血红色的樱花在此时又像是那彼岸花了。

从蜜虫身边蔓延着一股雾,黑红色的雾气仿佛蛇一样的游走,似乎想把晴明扼杀掉。

晴明仍然不为所动。

「蜜虫!蜜虫!!」

博雅拼命呼唤她。

这不是平时的蜜虫。

她是谁?为什么要杀死晴明?

「晴明!喂晴明!!」

焦急的声音没有传达到晴明的耳朵里。

突然白色的身影被红色染满了。

大片红色洒落在泥土上。

樱花红得越发妖异了。

「博.....」

撕心裂肺的感觉充斥着自己的感官。

博雅突然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恐怖。

是那个怨念的女子吧?

是你吧....

为什么要带走晴明?

为什么.....要带走他最重要的人......

如果你有怨念,冲着我来就好了。

源博雅忽然感觉生命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博雅...」

朦朦胧胧听见了晴明的声音。

可他就那样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博雅....博雅.....」

但这确实是他的声音。

「博雅!」

博雅突然清醒了,睁眼发现自己仍在晴明家的窄廊上,只吃了一点的香鱼已经完全冷掉了,而自己的那杯酒已经洒落了一地。

走廊的边缘溅起了些许水花。

天空灰蒙蒙的,正在下着丝丝小雨。

晴明就在他身边。

而他自己此时正握着晴明白皙纤细的手腕,紧紧的拽着。

生怕一松手他就会离去似的。

“博雅,你梦到了什么?”

晴明声音温柔的,安慰着有些惊慌失措的博雅。

博雅定定的看着他,从额头看向下巴,从脖颈看向脚裸。

晴明也任他瞧着,安静的等着他回答。

突然博雅松开了握紧的手腕,整个将晴明抱住了。

这动作太为亲密了,不擅长与人离得这样近的晴明略略的偏过脸。

晴明身上传来了淡淡的清香,也不知是衣服还是身体上本身就有着的。

这若有若无的好闻的香气就像晴明本身一般令人捉摸不定,而此刻却又充满着鼻间。

“晴明....”

博雅低低的唤着这个名字。

这香味也使人不稳的情绪变得稍加镇定了些许,大概是晴明这个咒本身带着的力量吧。

“唔。”

晴明应声。

仿佛还是不能确认晴明的存在似的,博雅将脸埋在晴明的肩头。

晴明的气息更加强烈的充斥着鼻腔,那股十分淡却又着实存在的清香随着距离的拉进变得明显了起来。

此时晴明几乎整个人都被拥在了博雅的怀抱中。

晴明不怎么会安慰人,只能用手臂轻轻回抱住博雅。

“晴明......”

博雅又唤着。

“我在。”

晴明回应。

“晴明,还记得上次在四条大道解决的那个以为我是她的负心人的女鬼吗?”

“唔.....”

晴明似乎想说什么,但没有出声。

“她的怨气好像还是没有散去....”

“唔...”

“我梦见她附身在蜜虫身上.....”

“把你杀掉了.....”

“你就在我面前死去了,而我无能为力....”

“那个时候你庭院里的那个樱树像是血染的一样,我想起了三途河畔的彼岸花......”

“当时我甚至想如果是我死掉了就好了.....”

“晴明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

晴明感觉肩膀的布料有点被液体打湿了。

殿上人心有余悸的回忆着,确认晴明存在似的,紧紧拥抱着这个云一样淡泊的男子。

博雅真的,再也不想感受一次那样心痛的滋味。

待博雅讲完后,他们之间陷入了沉默。

只有雨滴打在地上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半响,晴明轻轻的开了口。

“好汉子,博雅......”

“这时候别和我开玩笑了,晴明......”

“没开玩笑,这是赞美你呀,博雅。”

“..........”

不过,有一件事情还是要告诉他。

“博雅,在你这几天来找我的时间里,我们并没有去解决什么事情。”

又只剩下雨点的声音了。

大触我同桌!*٩(๑´∀`๑)ง*

暮声:

撸了一下午真的不容易[瘫]

南妍:

嘿呀我已经码了一部分了就看你的了!!@月伶姬♪ 
别问为啥打码你的都还没码出来呢我怎么能让你先看呢你说是不是啊小慧砸?

论如何拯救狗子的审美(上)

南妍:

*无cp向!
*人设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全程欢乐向(绝无贬低式神的意思


*我想应该会有下的(吧
*和基友一起开的脑洞,事实上就是想吐槽一下狗子的新皮





  博雅看着自家大天狗感觉头疼的要炸裂了。




  他家这只大天狗呢,哪里都好,带狗粮打鬼王揍麒麟揍大蛇抢御魂什么的都干的很好,但唯独有一点不好,就是审美。



  大概是因为他曾是黑晴明的手下吧,喊着为了大义要求买那套红配绿的衣服,看着那美丽的红配绿,博雅一脸微笑的拒绝了。要他说,穿这套红配绿还不如穿觉醒的衣服,好歹强制摘下面具后还能看。



  某天博雅的好友安倍晴明告诉他大天狗似乎要出新衣服的时候博雅是很高兴的,只要是一个正常好看的衣服,他必定会给自家的狗子购置,毕竟他跟了他那么久,不买个新衣服又怎么好意思呢。



  然而这次的衣服设计大大的超乎了博雅的想象。



  当博雅看到成衣铺贴出来的大天狗新衣服样式的时候彻底崩溃了。



  “晴明啊你说狗子他怎么就是想不开啊这是啥啊这是鸦狗子吧这法式卷毛是玩意儿啊我不认识他啊这不是我认识的狗子啊……”



  晴明敲着扇子问博雅要不要给大天狗看一眼,博雅想想也许大天狗自己也不喜欢吧,于是叫来大天狗给他看衣服的样式。



  晴明用扇子遮住嘴,悄悄的问博雅:“博雅,你看你的大天狗的眼睛……是不是闪着光啊?”



  博雅突然觉得自家大天狗的审美急需拯救。

南妍:

哇崽崽在日服摘面具我的妈呀他好好看!!!想知道崽的亲妈是谁!能画出这么好看的妖狐他亲妈一定是个好看的像天使一样的人!!!【不你【这人疯了

论如何拯救狗子的审美(下)

南妍:

*无cp向!
*人设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感觉已经是烂尾了,,,
*看不下去就直接看最后一段的瞎扯!哭着喊着求你们看最后的瞎扯!!







“大天狗啊,今天我们来认真的讨论一下,你认为这两个面具哪个好看。”博雅拿出两个面具,一个是从般若脑袋上拽下来的,一个是妖狐觉醒前的面具,大天狗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般若的面具。


“……”


“呵呵,如果般若以前遇到的是大天狗大人那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吧?”八百比丘尼似乎看到了什么一样笑的很奇怪,远处的般若感到背后一凉。


“唉,这样吧,晴明,叫你的式神们进来吧。”


晴明微微点头,便叫外面的式神们进来了。


晴明有一点让博雅感到汗颜,就是对颜值的要求特别高,最爱的式神分别是小鹿男,妖狐,鬼使白,妖琴师,判官,黑童子,原因很简单,长的帅声音好听而且是白发,曾经因为鬼使白觉醒后的样子有些不堪入目他硬是用两天憋出一百卷去给他买了一套新衣,他的哥哥至今尚未有新衣服穿,即使他偶尔需要上场也依旧不给他买,鬼使黑真心感觉自己不是他的主力之一。


但在今天,晴明这个癖好还是稍微有了点用处。


大天狗看着慢步走进来的妖琴师,眼睛突然一亮,晴明一回头,不由得头疼万分“是谁又让妖琴师穿上了觉醒后的衣服啊!!!”


看来晴明大人还要先纠正一下自己寮里的式神的审美啊。


博雅看着进来的式神们,指着晴明的心头肉小鹿男,语重心长的对大天狗说到,“你看,那是小鹿男,你觉得他的长相如何?”


大天狗一脸冷漠,说到:“他看起来就弱,不符合吾的大义。”


博雅听了后转身摁住了晴明的手,努力不让他跳起来打大天狗,这样说别人心头肉是会被人家打的啊大天狗。


“那你看看鬼使白?”


大天狗冷哼一声,“吾是不会穿裙子的。”


“判官?”


“吾不瞎。”


“妖琴师?”


“觉醒后很好看。”


“妖狐?”


“他没有达到大义!”


博雅无奈的问到“那谁符合的大义?”


说到这时大天狗的眼睛亮了起来,“当然是黑晴明大人!他就是吾所追寻的大义!……”


晴明同情的拍了拍博雅的肩膀,示意他还是放弃吧,这孩子的审美已经无药可救。



天色已暗,妖狐和晴明走在回寮的路上。


“晴明大人,小生有一事不明。”


“你说。”


“博雅大人为何一定想要矫正大天狗大人的审美呢?虽然有点看不下去,但是大天狗大人似乎从未反抗过博雅大人的意思吧?”


“这个嘛……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吧。”晴明轻轻一笑,便不再做声。
到底是为什么也只有自己知道了呢。



——————分割一下——————
稍微瞎扯一下
说到底这也许是算烂尾了吧_(:з」∠)_第一次写文,最后这一章有点文风崩人物崩,好像也没表达出自己的想法……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想法的样子,不过我是不嫌弃狗子的!但我没有就是了(。)所以有没有结伴同游的小伙伴们有狗子碎片的啊,我有十二片辉夜姬二十片小鹿男十二片阎魔十片荒川求换狗子碎片啊qwq,(无论怎样集齐所有白发式神的梦想!!!)没解锁狗子传记的我有一只五星辣鸡咸鱼随你揍啊!小号有一只妖刀姬正在解锁传记中需要的话可以立刻解锁的!我的寮安静如鸡所以可以去你的寮的!虽然咸鱼但是打结界打鬼王也是比较积极的!所以求换狗子碎片嗷嗷嗷(ಥ_ಥ)

论如何拯救狗子的审美(中)

南妍:

*无cp向!
*人设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全程欢乐但是好像没表现出来(沉思
*@月伶姬♪ 我更了!我更了!!快夸我!!!






既然要拯救大天狗的审美,那必定需要他人来当范本为大天狗做个示范。

博雅寻来了八百比丘尼,晴明则带着妖狐等式神来到此处。

妖狐已好久未见到美丽的少女们了,看到博雅庭院的樱花树下有两位曼妙的女子,便整理一下头发,靠近两位女子,正要开口之时,有位女子突然化作一缕烟消失了,再看另一位女子,也不知何时离开了。

“妖狐,在树下作甚?快过来吧。”晴明在远处唤着妖狐。妖狐收起扇子,跟了过去。

两个寮的人聚在一起以“如何拯救大天狗的审美”开了一个小会。

“我觉得大天狗之所以喜欢这些样式的衣服,大概还是受了黑晴明的影响,你看看黑晴明那浓厚的黑色的眼妆,咱们要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大天狗变成那个样子。”会上,博雅十分严肃的说到。其余人表示赞同。

“呵呵,博雅大人所言极是,但这又要如何阻止呢?”八百比丘尼拿起茶杯缓缓品了一口,笑莹莹的看着大家。

全员沉默了。

“那个……”晴明突然开口,扯过正在尝试撩青行灯的妖狐,“就让他来给大天狗作为示范吧。妖狐再怎么说也是能虏获一群少女的式神,要是大天狗学习他的穿衣风格,想来也不会差到哪去。”

“嗯?要小生帮大天狗大人矫正审美?这种事……”妖狐看起来有一丝狡诈之意,晴明打开扇子附在妖狐耳边:“说起来寮里来了一个小妹妹,姑获鸟还要带其余的孩子,这个小妹妹……”

妖狐啪的打开扇子,眯着眼睛,“还是晴明大人懂小生,那就这么说定了。”

博雅问晴明,“那个小妹妹莫非是以津真天?你怎能将她交给妖狐带呢?!”

晴明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递来一张纸,纸上写着四个字“天邪鬼青”。

博雅默默地心疼着妖狐。

“我说啊……你们想要矫正大天狗大人的审美,是想要他跟妖狐学学,但是他不一定会跟妖狐学的吧?”青行灯斜倚在灯上,说出了关键的一句话。

“嗯对了……我记得曾经大天狗大人和妖狐大人见面的那次大天狗大人是不是说过……妖狐大人的作风不符合大义来着?”烟烟罗突然从烟化为人样出现在室内。

妖狐的耳朵突然垂了下来,陷入了沉默。晴明自然记得那次,若没有记错,那天大天狗说着妖狐风格不够大义,说妖狐的面具不够大义,说妖狐的扇子不够大义,妖狐眼角一抹红不够大义……说的妖狐拿出突残血怪的力量生生突了30+

“咳,不管大天狗是否乐意,这件事必须要做,一定要阻止他变成黑晴明那样!”

两个寮里的式神都开始忙了起来,青行灯说既然要矫正这审美,那就带他去看何为好看的服饰,寮里的姑娘们一听便拿出了自己认为好看的服饰,妖狐捧着一大捧衣服走在路上,迎面碰到了正在寮里巡逻的大天狗,大天狗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的清高冷淡,看到妖狐后他轻哼一声,走开了。

妖狐:晴明大人小生想跟他打一架。

渐渐的东西全都准备好了,只差一只大天狗大人了。

博雅换上了锦衣华服,这是晴明建议的,理由是大天狗是白发,白发自然要白发来矫正。博雅想着也对,就立刻拿出这一套衣服换上了。

“大天狗大人你可随小生来一趟?”身为主要矫正大天狗审美的人,自然是由妖狐来邀请大天狗了。

大天狗淡漠的看了他一眼,不做理会。

“是博雅大人要小生来叫你的。”妖狐倚在门边,用扇子遮住嘴,眯着眼睛看着大天狗。

大天狗轻轻的扇了扇翅膀,便跟着妖狐离开了房间。

在寮的另一边,有着大家在等着他的到来。